好头发客服热线400-850-5968

扫一扫领

1000元植发优惠

好头发  >  老徐专栏  >  2018年过去了,我很想念它

2018年过去了,我很想念它

来源:好头发原创 发布:2019-02-11 16:16:32

如有脱发植发问题,均可添加我的个人微信:laoxu340 与我详聊

22年前,中国首个贺岁片《甲方乙方》中有一句经典台词:“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1997年”,我们怀念它们,因为它们有特殊的意义。

2007年央视春晚上,郭达蔡明合作小品《送礼》中,蔡明说:“那个郭小达我见过,刚17,谢顶了。哎呀,那个顶谢的呀,我谢谢他了!”

这句话引发了全场爆笑,那个时候就有“毒舌”潜质的蔡明不忘最后补刀:“这俗话说得好啊,爹秃秃一窝!”

有人笑,但是有人笑不出来。在那个年代,除了广告铺天盖地的某防脱洗发水之外,脱发几乎是无解的难题。作为很多人生活中最大的困扰,它的存在可不像小品中那么轻松愉悦引人发笑。

十个月后,也就是2008年11月,好头发网站诞生了

好头发网站的诞生有自己的时代背景。那一年是搜索引擎优化的黄金期,个人创办网站大势所趋,其次生发产品林立、植发机构诞生,脱发行业开始全面进军互联网。

那时候的好头发只有1个站长,1个编辑。好头发站长徐峰在好头发的第一个春节里,注册了很多论坛账号和论坛上的网友互动,他给论坛的新回复设置了最大的提示音,只要听到论坛有了新消息,就算是半夜听到,也来起床来回复。

那个时候好头发的愿景是:“人人都有好头发”。

带着这样的目标,好头发在互联网信息海洋的一个角落中起航了。这支小船在百舸争流的互联网2.0时代不能激起很多浪花,但是在脱发互联网江湖中,好头发是走得很早的一叶扁舟。建站之初,好头发翻译了大量的脱发科普文献、推广了当时不为人知的植发手术,把脱发科普在信息的荒漠中生根发芽。

此后网络上可以搜到的大多数脱发科普内容,都来自好头发这一时期的“信息播种”,当年小众到不能再小众的脱发问题,如今已经深入人心,不再陌生了。

十年时间过去,行业已经风云变幻,好头发仍然坚守着自己的初心。当年关注脱发的男孩们已经走入了人生的中年,但是隔壁稚气未脱的忧愁少年,又敲响了好头发的房门。

在2019年农历新年即将到来之际,我们总结了好头发2018年四个重要的时刻,作为好头发十周年的特别纪念


NO.1 好头发新书《头等大事》发售

事件回顾:2018年9月,好头发创始人徐峰的脱发书籍《头等大事》正式发售。

好头发出书的想法是在三年之前。

当时,微信公众号开始登上历史舞台,原创内容的生产和传播开始出现了一个极其优秀的巨大平台。但是在内容生产过程中,好头发编辑团队发现,微信上关于脱发科普类的文章质量参差不齐,误导性很大。

进一步调查表明,即便是在出版图书市场上,脱发书籍也缺乏真正的精品。脱发科普书中,大部分引用的研究文献还处于2000年之前的水平,没有与时俱进,还有部分脱发书籍其实是养生知识的重新组合,不具备脱发研究的专业性

与微信公众号同时代爆发的还有知识营销概念的成型,这就是知乎。知乎中专业深度的内容风格出乎意料的超越了小众社区的定义,引发了巨大的能量,这证明了公众对于深度专业内容的需求和认可。

以上三件事情的冲击力,坚定了好头发自己出书的信心。

好头发想出版的是这样一种脱发科普书籍——它一定是通俗易懂、专业精深,又能引发思考,具有实用价值的好科普

为了完成这一目标,好头发首先从中国知网、万方、维普等国内学术期刊平台上,购买了大约200多个脱发专业研究的学术论文,最后资料收集扩大到sciencedirect、SAGE、Engineering village等国外专业学术平台。

在线下,好头发拜访了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中日友好医院、301医院,协和医院等行业内对脱发有深入研究的教授,协助我们更深的理解脱发研究的前沿科学。

这本书凝聚了好头发很多年的心血,出版预期从2016年到2017年,再到2018年,直到出版最后一次校对中,还有一些增减修补。

在好头发众多项目中,书籍出版是极少数没有商业要求和商业周期的特殊项目,因为好头发的目的是出版一本真正可以被读者认可的好书籍,当我们提起好头发的专业、深度、通俗和独立思考的时候,我们拿出这本书,就足以说明一切。

这本书的诞生,与其说给读者带来希望,不如说给好头发内部带来信心。在商业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很少有公司还坚持做一些理想化的东西,但是好头发做到了

这样的事情,好头发以后也还会继续。


NO.2 深圳好头发植发门诊开业

事件回顾:2018年10月1日,好头发深圳植发医院(后改名为悦晟植发)正式开业。

2018年10月1日可能是好头发过去十年最重要的一天,因为这一天,好头发自营植发品牌“悦晟植发”开始起航。

这一天,好头发植发医院接待23个发友,当天预定手术17人,有10人选择当天手术。第一天的营业时间从早上8点半,一直到次日凌晨3点。

这是好头发从纯线上业务走向线下的历史性时刻。

好头发第一台手术用户叫李帅(化名),西安人,2015年他就曾经咨询过好头发植发问题,2017年打算植发的时候听说好头发植发医院在筹备中,于是决定放弃植发医院的邀请,专心等待好头发开业,漫长的等待之后,他成为了好头发植发的第一个客人。

李帅代表了很多好头发铁粉的心声。事实上,一家没有大量广告宣传、没有财团在背后支持的植发门诊,在开业之初就博得满堂彩,这本身就是信赖的力量

回顾好头发植发门诊开业的前两年,好头发对植发医院的态度,是矛盾和复杂的情绪

一方面好头发认可植发手术的效果,承认植发手术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改善严重脱发的理想方式。

另一方面,好头发对于越来越商业化的植发行业已经感到担忧

2008年到2014年,好头发植发论坛一直是全国脱发患者了解植发手术的重要平台,全国可能有超过半数的植发患者,在植发之前都或多或少逛过好头发植发论坛。

那个时候植发手术相对单纯,植发患者分享经验、植发医院严抓手术,虽然植发是小众群体,但是植发成功的喜悦一直激励着脱发人群。这种“言传身教”的模式,造就了植发论坛的繁荣。

2015年之后,已经初具规模的植发行业暗流涌动。植发机构的竞争升级,营销费用大量投入,分院遍地开花,植发机构开始淡化利润,冲击市场占有率。这一军备竞赛在2018年达到高峰,融资的成功让植发机构有了砸钱的资本,一时间广告铺天盖地、客户寸土必争。

这一历史进程显示,植发手术的商业属性不断被放大,而医疗属性则有所削弱,在可见的未来,这个趋势不可阻挡。

这是好头发决心入局植发行业的时间节点。事实上,好头发并非传统植发机构的竞争者,我们的办公室里没有全国植发作战地图。好头发的目标不是市场占有率,而是“市场满意率”。好头发想做的是这样一件事情——做一家更好的、更纯粹的植发医院。没有中间成本,没有商业包装,只做认真的植发。

2015年,好头发植发医院立项,然后就开始了长达三年多的艰苦岁月——不停的遇上问题、增加预算、寻找合伙人、组建医疗团队、走访发友,仅仅是选址就更换了三次。我们突然意识到,成立一家植发门诊,在没有背景、没有财力的条件下竟然是如此艰难的事情。这中间经历了什么,已经不愿意回首。

幸运的是,这场马拉松似的二次创业,在一些贵人的帮助下最终走上了正轨。在开业后短短四个月后,我们接待了500+植发患者,其中30%来自外地。我们把这部分发友朋友们拼成一张图片,感谢你们每个人的选择。

《岁月神偷》中罗太说:“做人,总要信。”我们相信好头发做的是正确的事情,也相信这家植发医院有更光明的未来


NO.3 好头发网站创办十周年

事件回顾:2018年11月3日,好头发网站(www.haotoufa.com)创办十周年。

十年前,网站是互联网时代的新潮,十年后,网站是互联网时代的残党。好头发网站完整的见证了这一历史。

2008年,好头发网站创办之时,互联网上关于脱发的科普内容屈指可数,大部分都是生产产品广告厂商的新闻通稿,脱发患者没有一个可以真正实现交流的平台,这就是好头发建站的最初目标,一个WEB2.0时代的脱发交流平台。

早期的米诺地尔、非那雄胺都是好头发论坛大力宣扬的产物,这两种现在看起来人尽皆知的药物,在当时是绝对的新大陆,给国内众多脱发患者打开了一扇大门。

随后,植发机构在国内雨后春笋,好头发开放了植发版块,并且鼓励发友分享真实的植发考察和植发手术的经历,在当时植发手术尚不透明的时期,好头发已经有成百上千真实植发案例分享和真实植发医院考察,一时间成为发友在网络上的大本营。

分享、真实、透明,这是好头发社区倡导的精神,也是好头发价值所在,这十年间,好头发从未忘记。

2010年之后,互联网江湖风云巨变。先是微博攻城拔寨,再有微信横空出世,头条知乎走向城市精英,抖音快手撒向人民群众。互联网的流量如同江河湖泊、汇成汪洋大海,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也偷走了我们的岁月。

在这个环境下,好头发的阵地也不仅仅只存在于网站,我们在知乎开辟了老徐专栏,在抖音发布了全新视频内容,在微信公众号继续传播科普,在所有互联网能找到脱发的地方,都可以看到好头发的身影,唯一不变的还是科普的精神和分享的精神。科技可以给赛车手全新的跑车,但方向盘仍然向着我们最开始的方向

也许十年后好头发的网站会成为怀旧的地址,但是我们会把当初的精神传承下去,继续在脱发行业中把握自己的航向。


NO.4 好头发首届线下发友交流会

事件回顾:2018年11月,好头发第一线下发友会,免费植发送出

2018年11月,好头发举办了第一次发友见面交流会。报名30人,实际到来26人。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好头发和很多发友之间一直都有深厚的友谊。

上面这个图,是好头发曾经在北京海淀区的老办公室,当时是一个租下来的民宅,这里的房子虽然有些破旧,但是全国各地的发友有上百人曾经亲自来过,我们记录下了很多珍贵的瞬间。

曾经我们觉得好头发是在帮助发友,后来觉得,其实是发友在帮助好头发

在好头发最艰难的岁月,我们曾经想过出让好头发网站,但是这些到访的发友给了我们巨大的安慰,他们让我们感觉到,好头发做的是有益社会的事情,好头发背后有无数人的支持。

我们从他们的交流中,了解到的是真实的脱发发友,他们的诉求、他们的想法、他们的喜怒哀乐,这为好头发以后的科普方向包括植发门诊的创办都带来了坚实的基础

我们一直试图成为真正懂用户的平台,走进用户的内心深处。这是好头发过去十年来最重要的财富,花钱买不来、模仿也模仿不到。

2018年,和你们再次相遇,这种感觉太好。


总结

这篇总结的文章写到这里即将结束。对于我们来说,过去固然值得追忆,但更重要的事情是如何把未来的事情做好。

2019年,好头发面临更大的挑战,我们会将重心放在脱发解决方案上,从科普问题到解决问题进行全面强化升级。目前,资本的运作,让脱发行业中的舆论空间已经所剩无几,商业的强势,可能会带来一些不确定的导向性,好头发希望在山雨欲来中坚守自己的阵地,继续做纯粹的科普、提供有价值的脱发解决方案

2018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但更多的是希望未来的某一天,我们仍然可以为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感到发自内心的骄傲!


推荐阅读

年轻人脱发吃非那雄胺管用吗?

GNC锯棕榈复合片

男性脱发治疗较有效的药物

责任编辑:zhangjiayue
    

最新案例

还剩121名(已申请79名)

医院折后再减免1000元,全国植发医院可用